导航菜单
首页 > 时事 > 正文

新利18客服,三夫户外遭重要股东“连环减持”昔日第一大流通股东拟清仓变现

新利18客服,三夫户外遭重要股东“连环减持”昔日第一大流通股东拟清仓变现

新利18客服,9月27日晚,三福户外宣布其股东天津怡润成长股权投资合伙(有限合伙)(以下简称天津怡润)披露了新的减持计划,即在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三福户外的股份,总计不超过869.27万股,或不超过其总股本的5.97%。

证券时报的记者。e公司指出,天津怡润长期以来不仅是三福户外的重要股东,也是流通股的最大股东。近年来,天津怡润开始寻求减持和实现其股份。经过几轮减持,最近持有三福户外892.7万股。因此,本轮减持后,天津怡润将彻底分离三福的户外股东阵列,即实现“清仓减持”。

实际控制人和高级管理层减少了他们的持股。

三福户外于2015年登陆a股市场。由于体育的概念,目前动态体育是600多倍,估值在a股服装行业最高。

随着禁令的解除,三福户外已经迎来了重要股东的减持,尤其是今年实现现金的愿望尤为强烈。

真正的控制者将首当其冲。2019年8月,三福户外宣布,公司控股股东兼实际控制人罗林(Rolling)计划将自己公司的股份减少至总计不超过406万股(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.79%)。

与此同时,其他高级管理人员也减少了。此前,三福户外公告显示,上市公司董事赵东伟计划从8月份开始减持不超过175万股(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.21%)。孙雷董事计划减少股份总数不超过114万股(即不超过公司股本总额的0.78%);周春红董事计划减持不超过45,000股(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.03%)。

根据最新的减持进展公告,赵东伟已经以18.35元的价格减持了107.83万股。粗略地说,实现的金额接近2000万元。

事实上,三福户外高管的共同实现与上市公司管理层的高度个人持股有关。本轮减持前,罗林持有三福户外4065万股(占公司总股本的27.93%);赵东伟持有703万股(占公司总股本的4.83%);孙雷持有588万股(占公司总股本的4.04%);周春红持有18万股股份(占公司总股本的0.12%)。

另一方面,这也与一些高管的股权质押比例和杠杆率偏高有关。三福户外高管承诺的尚未发行的股票数量占所持股份的70%以上,孙蕾接近100%。

通过减少现金,对解决高比例股权质押危机无疑具有积极作用。对此,三福户外也明确表示,部分股东打算减持股份,因为要偿还股权质押的本金和利息,还要偿还贷款。

代理许可

除了高管之外,该组织也是三福户外销售削减营的重要主力,清仓销售削减是该组织现金流的重要特征。

早在2019年5月,持有三福户外686万股(占公司总股本的6.12%)的股东上海歌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(Shanghai Golding Enterprise Management limited)就明确表示,计划将其总股本减少不超过672万股(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%)。虽然尚未完全实现,但从公告披露的减持后的持股比例来看,上海歌尔丁的持股比例仅为5%左右。

一个更明显的例子是天津怡然的减排计划。2019年3月8日,当时持有三福户外846万股(占公司总股本的7.55%)的股东天津怡润计划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672万股(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%)。然而,根据三福户外最近收到的《关于完成公司减持进度的通知函》,天津怡润仅通过集中竞价减持了199万股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天津怡润在减持前持有7.55%的股份。三福户外于2019年5月7日完成限售股回购的注销,总股本由1.1213亿股变更为1.1197亿股。2018年股权分配于2019年5月22日完成,总股本从1.1197亿股变更为1.4557亿股,因此减持后怡润成长的持股比例为5.97%。

然而,天津怡然此前的减排计划没有达到预期。因此,在新宣布的削减计划中,计划开始更大比例的削减。9月27日晚,三福户外发布了《关于持股5%以上股东减持方案的即时公告》,显示天津怡润将实现公司全部8.69亿流通股份。

从高级管理层到机构股东的减持之旅伴随着三福户外业绩的压力。2019年上半年,三福户外净利润为163万元,同比下降36%。上市公司净利润现金含量下降1175%。

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(ths518),获取更多金融信息

上一篇:刚被公诉的老虎和苏荣、王珉、孙政才都有交集

下一篇:日本邋遢主妇上全身改造的节目,细心观众却意外救了她一命!